生物有机肥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生物有机肥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祖母棕子和麻将

发布时间:2020-06-22 12:39:01 阅读: 来源:生物有机肥厂家

祖母、棕子和麻将

又是一年端午节了。还记得我小的时候,绑棕子是我们大家庭很重要的一个活动。端午这一天,我看着姑姑们高高兴兴地回娘家,陪着祖母洗糯米、炒配料,绑棕子。待到一个个立体三角形棕子下大锅闷煮时,我便开始与表姐妹们一起不断地往些灶里送柴火。祖母说,棕子要好吃,一要大锅,二要大火,三要人多。

煮棕子的过程是很令人享受的。因为这时,就着越煮越浓的棕香,祖母总会娓娓而道她那些年轻时的往事。那一年(据说是民国十几年),她的父亲在高雄的一个新建中的妈祖庙里当工头,十八岁的她在庙前卖棕子。有天晚上她卖完棕子回家,父亲黑着脸告诉她:我把你输给大陆石匠了,你跟他吧,他手艺好,以后你也不用再卖棕子了。

跟大陆石匠在台湾成了亲,并在台湾生下了两个女儿(也就是我现在的大姑和二姑)。生完次女的那一年,抗战刚刚结束,石匠带一家人,几经辗转回到了大陆惠安老家。就这样,祖母来到了大陆,从此就再也没有回过台湾……

大锅里的棕子随着祖母的讲述煮成了堆在大圆桌上的美食。

祖父是最先可以吃棕子的人,但姑丈们总会趁着吃棕子时讨好老丈人:“阿爸,说说你是怎么认识阿母的吧!”

跟祖母比起来,祖父陈述要精彩得多。在民国十几年,他背井离乡从崇武到了高雄,在妈祖庙里做活。工头是当地人,爱打麻将。这一晚,工头的赌兴又起了,找不到打麻将的“脚”,硬是把崇武石匠小伙子叫来凑脚。小伙子不爱赌,但迫于工头的压力还是战战兢兢下了赌桌。或许是 “天公疼憨人”。这一晚,小伙子赢光了其它三个人的钱。输的最惨的是工头,不仅口袋的钱输光了,还欠下了相当于工人三个月工资的赌债。当着其它三个赌友的面,小伙子给开了条件:只要工头把女儿嫁给我,赢的钱就当聘礼了!就这样,祖父娶到了卖棕子的祖母。至于后来如何辗转回大陆,又如何在大陆渡过了大半辈子并又生下两个儿子一个女儿(我爸和二叔以及小姑姑),祖父绝口不提,总是沉醉在当时的那场空前绝后的麻将上。

祖母绑的棕子是最好吃的棕子。我童年时,没有几家可以往棕子里放海砺、鹌鹑蛋、香菇和三层肉的。祖母为了准备这餐好吃的棕子,节省了好几个月,除了配料之外,祖母绑的棕子够紧实,棕肉滑Q爽口,一口咬下去除了鲜香,就是恰到好处的咀嚼带来的快乐。

祖父祖母过逝二十年了。这二十年来,每到端午,我都在寻找棕子的味道,虽然各地的棕子各有风味,但唯独祖母绑的棕子里总有着浓浓的亲情。如今这份亲情成了永久的纪念,九泉下的祖母在端午是否还绑棕子、想着台湾的始祖庙以及那场改变她一生命运的麻将之战?

[憨鼠责编:阿九]

UU电玩城

广州数码印花设计培训

清洁行业资质办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