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物有机肥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生物有机肥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调查称未婚妈妈遭遇准生证和宝宝户口两大难题

发布时间:2021-01-20 18:34:20 阅读: 来源:生物有机肥厂家

对于大多数未婚妈妈来说,孩子是她们的宝贝,是她们的唯一安慰

7月11日,第24个世界人口日。联合国人口基金会将此次人口日的主题,确定为“青少年怀孕”。这些怀孕少女中的一部分,或因为手足无措,或因为母爱涌动,最终生下了孩子。而她们中的不少人,因为没合法的婚姻手续,会成为年轻的“未婚妈妈”。

虽然备受道德责难,可近些年来,包括“少女母亲”在内,未婚妈妈这个群体还是在日益扩大,虽然没有人知道这个群体的确切人数。现代快报记者经调查了解到,未婚妈妈分布于国内各个城市,各个行业,分布在各个年龄段,她们正努力以自己的肩膀,为小生命和自己的生存负责。不过,因为孩子落户、上学困难,以及经济和精神上的巨大压力,让她们中的大多数,对前路感到迷茫。“对于我们来说,只能看眼前,没法看未来。”一位未婚妈妈的话代表了很多人的看法。

“未妈”QQ群,平均年纪只有20岁

-“现在的男人都会有外遇,只是很多女人没发现,还有些是睁只眼闭只眼,为了孩子。”

-“可我就是特别容易哭。”

-“我现在就想快点生。我想念美美的衣服,美美的鞋子。”

-“哭什么?坚强点。”

-“生了更累。”

-“我宝爸他妈不喜欢我,所以他就抛弃我们了。”

-“我对那些没所谓了。对我来说,已经过去了,婚不婚,爱不爱的啊。”

在一个由未婚妈妈、或即将成为未婚妈妈的女性组成的群里,类似的多人间的对话每天都会出现。

这是一群平均年龄只有20岁的未婚妈妈,她们中的大多数,原本都只是谈着一场普普通通的恋爱,可是因为意外怀孕,不仅中止了她们甜蜜的恋爱,也断送了她们的幸福。因为肚子里的孩子,男人抛弃她们“远走高飞”,从此杳无音讯。而她们因为不愿伤及无辜,不愿扼杀生命,选择了把孩子生下来。

现代快报记者和这个群里的几个“未妈”(未婚妈妈对自己的“简称”)随意聊了聊,发现每个人背后都有一个心酸的故事——

女孩1:从孩子出生到5个月,已经花了三四万,自己父母、孩子父亲都不提供帮助,只能自己照顾孩子,连月子都是一个人坐的。每天被孩子弄得没法睡觉,日夜颠倒,身心俱疲。

女孩2:28岁,孩子3个月了,坐月子时,母亲只来照顾了13天,就匆匆离开。因为觉得丢人,父母不让她回老家,甚至前段时间爷爷去世,也不让她回去。

女孩3:所有信用卡都透支完了,没能力偿还,被银行拉了黑名单。想找阿姨来照顾宝宝,自己出去赚钱。工资一半给阿姨,一半还银行,再用透支的钱供自己和孩子生活。

女孩4:家人、孩子父亲都不管。最惨的时候,只能去孩子父亲家楼下大喊大叫。对方给了两千元,让她不要再来。不知道以后怎么办,只能撑一天是一天。

群主:希望这里是大家“可以依靠的港湾”

2012年12月5日,因为看到一则关于未婚妈妈的报道,家住广西的安安(化名)萌生了建QQ群的想法,“我自己也是一个未婚妈妈,我爸妈不同意我们结婚,建这个群,就是想给那些未婚妈妈们减减压,让她们可以把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。”

建群前,安安以为自己是最悲惨的——未婚生子,很丢人。可是建群后,她才发现,她算是很“幸福”的了,“至少我还有个算是像样的家。”

刚开始,群里没有人,安安就去贴吧宣传,一传十,十传百,全国各地的未婚妈妈都找到了这个可以依靠的“港湾”,现在,群里一共有169个未婚妈妈,其中有一半已经生下宝宝,还有一半正在孕育宝宝。

“没有人想做未婚妈妈,因为无奈,当然也因为爱。”安安说,对于未妈来说,准生证和宝宝的户口是两大难题。“有些妈妈像我一样比较幸运,办准生证比较顺,没遇到什么太大麻烦。”安安说,但如果在大一点的城市,准生证很难办,而如果没有准生证,一旦被抓到,就会被罚款。

户口更是问题,因为没有结婚证,安安打算把孩子过继到别人户口上,“宝爸的大伯70多岁,没有孩子,我们准备把儿子的户口上到他那去。”不过,对于这到底能不能行,安安也不知道,“走一步看一步吧。”

除了户口,还有经济负担。“从怀孕到生下来,没个三万生不下来,很多宝妈都和宝爸断联系了,又得不到家里人认可,只能自己扛,积蓄用光只能借,以后找到工作再还。”

当然,对于这群年轻的未妈们,更多的还是精神上的痛苦。面对家人唾弃,社会歧视,以及生活的艰辛,她们只有抱团取暖,“你不开心时就说出来,我们安静聆听,你有难题时,我们会帮忙出主意。”安安说,让她感到欣慰的是,很多未妈都会把宝宝穿过的衣服留下来,“如果有妈妈需要,就寄过去给她宝宝穿。”安安说,毕竟是自己选的路,再艰难她们也会走下去,但是希望得到社会的包容和理解,而不是歧视。

人物

1

三口之家,只缺一张结婚证

冯倩(化名);21岁;父母不同意,始终没结婚

“母爱泛滥”

坚持生下孩子

冯倩(化名)今年21岁,老家贵州的她现居住在江苏苏中的一个城市。儿子1岁三个月。

2009年,中专毕业后,冯倩来到江苏,在网店做客服,认识了现在孩子的爸爸小风(化名)。

“算是同事吧。”2010年3月,两人开始恋爱,2011年6月,冯倩怀孕了。“当时我也不打算要的,可是他父母硬要我生下来。”冯倩说,小风的爸妈有4个孩子,小风是老三,“之前大哥生了个女儿,8岁了,家里到现在都没男孩。”冯倩有些无奈:“你也知道老人家都有点封建思想,重男轻女,他妈妈就是想赌一把,结果我还真生了儿子。”

再说冯倩自己父母这边,“我父母在福建打工,我怀孕后一直没告诉他们,直到把孩子生下来。”冯倩曾经跟父母说过这段感情,父母不同意,原因主要是觉得小风家里经济条件太差。

“我不能告诉他们,否则他们肯定会冲过来,拖我去打掉孩子。”孩子生下来之后,冯倩曾给父母去过电话,父母大骂了她一顿,然后挂断电话,之后就没有联系了,“也就这个月,我才和他们联系上,打算这个月带孩子去看看他们。”

冯倩坦言,说到底,生下这个孩子还是因为自己“母爱泛滥”,“其实很多未妈都是这样,完全可以在刚知道怀孕时打掉,但觉得毕竟是一条生命,他们是无辜的。”而比其他未妈幸运的是,宝爸也很坚定地要这个孩子,“因为爱我,也为了尽孝。”

父母依旧希望

为女儿“找户好人家”

和大多数未妈不一样,现在,冯倩和儿子、宝爸在江苏过得还不错,“只是少了一张纸而已。”

冯倩说,对于结婚证,她并不着急。“我爸妈拿着户口本不给我结,他们抱着侥幸心理,觉得这事任何人都不知道,只要他们不说,我回到老家,还能找户好人家。”

另一方面,小风家的彩礼确实让她很不满意,“他们家那里的风俗只给6000元,而我们老家那里至少要三四万。”

去年4月,冯倩生下一个可爱的儿子。休整了一年后,两个月前,冯倩找了一份工作,在一个小公司做文员,宝爸帮助父母批发海产品,两人月收入差不多4000元。

“我们还好,毕竟生的是儿子,他爸妈也会贴我们一点。”

刚开始,宝宝比较费钱,大概每个月1000元左右,现在差不多七八百元。“要省就省自己,不会对宝宝省的。”冯倩说,现在她每天早上都要去买筒骨炖汤,“炖两个小时左右,就盛汤煮粥给宝宝吃。”

也许是因为当了妈,冯倩明显和其他90后不一样,虽然只是在QQ上聊天,但记者明显感觉到她的坚强和独立,“我从不隐瞒没结婚的事实。”冯倩说:“如果这点歧视都受不了,当初就不该生下他。”

人物

2

孩子能否有爸爸,还是未知数

薇薇(化名);怀孕4个月;不知道孩子父亲是否会离开

离婚中的两人

走在了一起

谈起还有5个多月就要出生的宝宝,“薇薇”(化名)既充满期待,又满心惶恐。“我们这群人,最需要强大的心理和经济承受能力,这恰恰是我们没有的。”

薇薇是扬州人,今年25岁,几年前从老家来到苏州一家私企工作。得知怀孕的消息后,老板二话不说,立即炒了她的鱿鱼。对此,薇薇一点没办法反抗,“我本来就没有劳动合同,叫我走,就得走。”理论上说,薇薇还没有离婚,而她的孩子,是苏州另一个大她十几岁的男人的。尽管和两个男人都有瓜葛,但是,肚子里的孩子以后有没有父亲,对薇薇来说,依旧是未知数。

自己过去的经历,薇薇不愿提太多,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了几句,比如她结过婚,但是因为性格等很多原因,两人一年前闹翻了。可是,又由于经济、财产等因素,这个婚,始终没离成。“后来就和他失去联系了,也就在这一年时间里,我认识了孩子的爸爸,他给了我很多支持和安慰。”两人之所以能很快走在一起,是因为孩子的父亲罗豪(化名),和薇薇的情况几乎一模一样。

罗豪是北京人,在苏州工作。因为和妻子感情不好,两人也在办协议离婚,但因为房产等条件,始终没有谈拢。因为妻子不能生育,罗豪的母亲对此也就睁只眼闭只眼。但自从去年妻子从老家抱养回来一个孩子后,老人便不同意了,“都三口之家了,好好过吧,离什么婚。”罗豪是孝子,老母亲的反对,让他也有些动摇,离婚的事也就“搁浅”了下来。

和罗豪在一起没多久,薇薇就发现,自己有了。她的第一反应是,去打掉,住院单都拿了,计划第二天一早住院,可前一天下午又转变了主意。“我已经打过3次了,”薇薇淡淡地说,“太造孽了。”而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,她觉得自己是爱罗豪的,她心疼他,希望他有自己的孩子。

孩子父亲说

他想“回归原来的家庭”

她唯一气愤的是,她觉得自己认定的这个男人,太过优柔寡断。“我的婚是铁定要离的,”薇薇打算等到分居满两年,就走诉讼离婚的程序,“我放弃财产,不要赔偿,只想把婚离了。”但是,罗豪却有些犹豫不决。他极其渴望拥有这个孩子,并希望和薇薇组成家庭,但离婚,对他来说并不容易——他不能告诉妻子自己出轨了,这样离婚的“代价”会增大。而来自母亲和朋友的压力,更让他纠结无比。复杂的形势,令他倍感痛苦。前几天,他的一句话,让薇薇胆战心惊,“他说他压力太大,想‘回归原来的家庭’。”

薇薇认真想过,如果有一天罗豪不管她了,她该怎么办。怀孕的事,薇薇至今没告诉父母,怕他们逼着她打掉,因此想结婚后再说。但如果真结不了婚,必须自己带孩子,她还是得求助于他们。“孩子的花销大,可到时候我照顾孩子,又没法上班,哪来钱。”薇薇说,她已经做好了罗豪离开的心理准备。“如果他能离婚,和我结婚,最好。如果不能,他愿意支付(抚养费)就付,不愿就算了:付钱,算他愿意认这个孩子;不付钱,就当孩子没他这个父亲。”薇薇打算万不得已的时候,自己先回老家,探探父母的口风,如果他们同意,就把孩子带回扬州落户;如果不同意,就自己想办法带着孩子在苏州生活。“太久远的事我不去想了,我只能看眼前,没法顾未来。”

人物

3

爷爷去世

都没让她回家

许鑫(化名);28岁;孩子父亲失踪,自己父母不认外孙

每天从冰箱里拿出点冷饭

逼着自己吃下去

家住浙江的许鑫(化名),已经连着3个多月没睡过一趟安稳觉了。每夜孩子一哭起来,她如同耳边掠过轰炸机,“嗡”的一声醒了。然后,便是一系列规定动作:喂奶、哄睡,有时还得换尿布,清洗等等。这样的动作,一晚少则两三次,多则十多次。

许鑫今年28岁,她的儿子刚满3个月。一个人照顾儿子,许鑫用“身心俱焚”形容自己的处境。孩子的父亲,是两年前许鑫在一家网吧做收银员时认识的。两人在一起大半年,许鑫怀孕了。“他当时没逼我打掉,而是说,再攒点钱,和我结婚。”获得了男友的承诺,许鑫放下心来。因为身体不好,发现怀孕一周后,她就辞了职,专心在家安胎。而也就是从那段时间开始,男友回家越来越晚。他解释,自己想多挣点钱,所以又找了份网络的兼职工作,每晚都要去仓库清点货物。“他嘴挺甜的,”许鑫无奈地笑笑,“大概过了4个月吧,有天晚上,他整晚没回来。”许鑫打了一晚的手机,又找到他的朋友、工友,对方的一句话,让她一瞬间跌入谷底,“他不是前天就辞职回老家了吗?”末了,还反问一句,“弟妹你不知道啊。”那是许鑫长这么大,过得最人事不知的一周,每天除了流泪,就是从冰箱里拿出点冷饭,自己逼着自己吃下去,“还有宝宝呢,”她不忍心把他打掉,“他都已经‘认识‘我了。”

为给宝宝上户口

她打算随便找个人就嫁了

本想着等领男友回家谈结婚事宜时,再把怀孕的事告诉父母,如今,许鑫被迫打出了艰难的电话。如她意料中的一样,母亲嚎啕大哭,不愿再说,而父亲接过电话,沉默良久,“你和你肚里的娃,和我们没关系,我们丢不起那人。”

许鑫原来每月只有一千多工资,没多少存款。为了省钱,她产检都没做。而因为没有准生证,她甚至想好了,自己在家生。可生产那天,许鑫实在疼得受不了,最终还是被邻居送去了医院。因为怀孕时天天只吃素菜,有时一顿面包就打发了,孩子出生后就营养不良,住了一周保温箱才回家。而这近万的费用,她至今还欠着,无力偿还。

坐月子时,母亲来照顾了13天,就离开了,临走丢了两千块钱,“别告诉你爸钱的事,我是瞒着他出来的。”因为觉得丢人,就连一个半月前爷爷去世,父母只是打了个电话告知,坚决不同意她回老家。

“原来关系好的同事,有时会来看看我,我和宝宝偶尔能吃顿好的。”许鑫说,她每天的指望只有两个:儿子的笑容,QQ群里妈妈的安慰和鼓励。“没有她们,我早就已经带着宝宝‘走了’。”许鑫说,自从自己怀孕、“众叛亲离”开始,自己的精神也几乎走到了崩溃的边缘。

自己的生计怎么办?孩子未来上户口、上学怎么解决?许鑫说她大概会和群里一些妈妈一样,等宝宝两三岁了,随便找一个条件差的人嫁了。她也在网上看到有的母亲为自己智障的儿子寻亲,“嫁这样的也行,宝宝能上户口就行。”

计生委:“未婚妈妈”的概念包含多种情况

“落户需要结婚证、准生证、出生证,我现在一个也没有。”孩子的落户,是薇薇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。薇薇说,据她目前了解,如果在出生证上开“单亲”、只写母亲一方的名字,一方面可以少交点罚款;另一方面,方便她以后单独带着孩子,回自己的户口所在地扬州落户。可是,如果这样,当以后走投无路、上法庭向孩子父亲讨要抚养费时,也就少了一项有力的证据。而如果写两个人的名字,落户则还需要父亲一方的材料,可是,万一父亲一走了之、从此“失踪”,就等于落户一事走入了死胡同。在这种情况下,也有妈妈选择“假结婚”,给一些报酬,换得一张结婚证和一张离婚证。

“实际上,‘未婚妈妈’是一个非常笼统的说法。”南京市计生委有关工作人员介绍,仅仅是“未婚”这一概念就包含很多种情况。“比如是未到法定结婚年龄而不能结婚的,或者是到了法定结婚年龄、但是生育的时候是未婚状态的,这不是简单的两个字‘未婚’,就能说得清楚的。”

记者了解到,尽管法律上规定,婚生和非婚生子女享有同等权利。不过,仅上户口一项,对非婚生儿童来说,就困难得多。以江苏省为例,《江苏省常住户口登记管理规定(试行)》里要求:办理非婚生子女上户口提交的材料包括出生医学证明,父母双方居民户口簿、居民身份证。而这些涉及孩子父亲的证明,是不少未婚妈妈很难提供的。此外,违反了计生相关规定的“未婚妈妈”们,都需要缴纳“社会抚养费”。按照社会抚养费的征收标准,以2012年南京市城镇居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约为3.6万元计算,实际收入在7.2万元以内的人士,非婚生育一个孩子,需要缴纳几万元的社会抚养费;而非婚生育两个以上的,社会抚养费可以达到十几甚至二十万元。实际收入超过7.2万元的人士,这一数字会更高。

南京计生委的这位工作人员表示,由于“未婚妈妈”的问题涉及到很多职能部门,而每个“未婚妈妈”的情况又不一样,因此在处理时,要遵循“个别案例个别分析”的原则。

“‘未婚妈妈’是一个社会问题,计生部门近年来也在不断地加大对青少年的健康教育力度。”目前,南京市的相关教育已经普及到了中专和高校。

妇联:“未婚妈妈”前来求助的不多

南京市妇联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在他们的工作中,遇到的未婚妈妈分为好几类。比如,有的是男方事前承诺结婚,但孩子生下来,便消失无影。或者男方刻意隐瞒了自己已经结婚的事实,用无效身份证件办理了婚姻手续,女方实际上依旧是未婚妈妈。对于这两种前来求助的情况,妇联将及时给与法律政策方面的咨询服务。

此外,他们也会帮助母亲争取孩子的抚养费;帮助未婚妈妈联系家人,劝说家人带她回家,帮她度过这段非常时期;他们还会教育未婚妈妈,要学会独立,学会判断,分辨是非。

不过,还有一部分未婚妈妈,明知道男方有家庭甚至有孩子,为了经济等方面的考虑,还是执意生子。这种情况,已经侵害到他人的合法权益。“这种情况下,较难帮助未婚妈妈本人维权。毕竟我们不能为某个人的不合法权益,而侵犯他人的合法权益。”

不过,相较于有近年来不断扩大的“未婚妈妈”的数字,妇联的工作人员也坦言,在他们的实际工作中,“未婚妈妈”前来寻求帮助的案例,少之又少。由于目前“未婚妈妈”仍然是一个游走在法律和道德边缘的群体,不少人在遇到生活困难的时候,仍然会选择“自己承受”。

“法律规定,不管是婚生还是非婚生子女,都享有同等的法律地位。”妇联工作人员表示,父母对子女具有教育和抚养的义务,这种义务不会因为是否结婚而改变。“社会上,目前还应加大这块的宣传和教育力度,尽量减少‘未婚妈妈’现象的出现。关键来说,女性还是要有自尊、自信、自立、自强的精神。”

专家:爱,也要学会承担责任

南京师范大学金陵女子学院教授、恋爱婚姻与家庭研究专家金一虹,把“未婚妈妈”这一群体分为三类:一类是少不更事型,一时冲动而造成了无法弥补的后果。这类“未婚妈妈”通常没有抚养子女的能力,也没有婚姻关系的保护。一方面身心都受到困扰,另一方面还要承受社会舆论的压力,处境非常可悲。第二类是同居不婚型,这一类型的“未婚妈妈”虽然物质上要比第一类好一些,但是仍然没有婚姻关系的保护,在自身利益受到损害的时候,往往求诉无门。第三类是一心想要做母亲型,这类“未婚妈妈”往往会通过试管婴儿等方式圆自己的“母亲梦”。然而在当前的环境制约,这类“未婚妈妈”是得不到制度上的保障。

“一些年轻的‘未婚妈妈’,在知道自己怀孕了以后,会觉得自己‘做错事’了,感到深深的恐惧。”金教授说,当前社会上对这类人群存在的歧视现象,是对“未婚妈妈”更大的伤害。

“归根到底是我们的教育问题。”金教授认为,目前我国的性教育不是没有,而是不到位。“很多地方的性教育课上成了‘生理卫生课’,我们没有告诉孩子们遇到这种情况该怎么办,很多地方即使有‘生理卫生课’,也是‘走过场’。”金一虹说,“未婚妈妈”作为一种社会现象,要想得到妥善的解决,需要教育、医疗和社会保障制度都“跟上”。“我们应给予‘未婚妈妈’更多的社会关爱,让她们不至于有羞辱感。”

金一虹表示,现在的社会对待“未婚生育”的问题,更多地仍然是将矛头指向了“妈妈”,指责她们“不自爱”,这对女孩并不完全公平。“不应该把所有的问题都交由女孩子来买单。”金教授认为,社会应该加大对这一群体的宽容度,同时也要普及这样一个概念——爱,也要学会承担责任。

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佑安医院

临沂市中医院地址

中南大学湘雅医院地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