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物有机肥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生物有机肥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周立波我的顽劣青春

发布时间:2020-07-13 19:57:18 阅读: 来源:生物有机肥厂家

我妈那时天天打我,除了不打头,其他都是她的打击目标,打了之后我就像斑马一样到学校去,真的很丢人!两个女同学看到我老起劲儿了,说:呀!周立波,你妈妈又买新拖鞋啦!?我问:你们怎么知道?她们说:你今天这个花纹跟昨天那个花纹是不一样的啊!我那种皮是很另类的。记得在我们那个年龄都会请木匠到家里面打家具,我家就来了一个。木匠带了个小孩,那个小孩经常要跟我玩,我不跟他玩他就哭。有一天,我把木匠锯下来的木屑、锯末之类的都放在碗里,用热水一冲,挺厚的一碗,像藕粉似的,然后我就骗他说:哥哥给你吃藕粉哦!来,要一下子吃完的哦!给你吹吹啊来,预备,啊呜他就真吃了,一口进去,哇就哭了,因为那种樟木锯末很辣很辣。

他一哭,我妈又是一顿打。第二天我就把胡椒粉撒在手背上,跟小孩说:你想不想要很阴凉的感觉呀?我给他示范,把胡椒粉放在鼻子跟前:你一定要用力吸,要使劲儿,知道了吗?好,来试一下!预备,来!好,又哭了。所以我的确是该打,很恶劣。

隔壁的一个好好阿婆好打小报告,我就想要怎么才能报复她一下呢?那会儿鸡是很稀奇的,买回来都要养着,不舍得吃。有一天,我看到好好阿婆那只浦东三黄鸡,用很高傲的眼神看我。我气不打一处来,就把弹弓的橡皮筋卸下来喂它。我喂了它29条橡皮筋,每丢一根,鸡都非常好奇地上来,啪一下子吞掉了,啪啪啪啪,29根下肚了,打结了,不一会儿我就发现鸡看我的眼神不对了,很迷茫。然后它就慢慢倾斜,脚慢慢地撑开,往后仰,整个身子就软掉了,我一看,吓死了,一只鲜活的鸡当场就变成一具尸体了。

起初好好阿婆觉得可能是鸡瘟掉了,快点把它杀了吧,眼见着阿婆拔完毛,把内脏取出来,等她把鸡的胃拨开看到29根橡皮筋的时候,第一反应就是转过头来用恶狠狠的眼光看着我。哇!我真是被妈妈暴打了一顿,打到那个好好阿婆都不好意思了。

记得我那会儿坐在马桶上,旁边有杂物的,我看到了爸爸的套鞋,哎,这个鞋跟怎么这么厚?我用我爸的胡子刀把它割开,一看没什么,又放回原位了,放好以后自己就有点害怕了,迟早要被知道的嘛。还好,两个星期没下雨,等到下雨的时候我都忘了这件事了,只看我爸爸回来之后每走一步都是卟唧卟唧的声音,两只鞋全进水了,于是我爸上报我妈,我妈继续打我。上海男的一般很少打自己的孩子,都是妈妈打,如果男人打自己的孩子会被别人认为娘娘腔的。

当时麦乳精实在非常稀罕,只有尊贵的客人来了才会拿出来泡。哦哟,我同学五六个人过来,一人一调羹,有的还再加一调羹当然通常是加给女同学了,结果一下就没了半罐。那可怎么办?我把剩下的麦乳精全倒出来,把报纸放进去垫着,再把麦乳精倒回去,这样看起来又是一罐了哈。现在饭店那种牛肉下面垫着好多萝卜丝的菜全都是跟我学的。

小学四年级的时候,爸爸给我买了一个海绵铅笔盒,那时候可是非常稀奇的。我旁边的一个女同学特别喜欢玩吸铁石和海绵,所以第一天用我就把这个崭新的海绵铅笔盒一刀拉开,把吸铁石分别送给了旁边的男同学和女同学。做完这事以后知道自己闯祸了,不能回去了,居然想到了逃。

福建定做工服

三河订制西服

玉溪制作工服

芜湖工服订制